張國榮開始投入社會


                  1989-04-21

 

不再執著

 

都說張國榮變了!以前,他不肯定自己有獎,多數不肯出席頒獎禮,就算到了,結果強差人意,他又會把不開心表情全現出來,沒有想過掩飾,是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但是,近日見他,任何頒獎禮也肯到,而且待人親切大方,開開心心地,再不似以前般執著。就如今次,他恨到出口,希望能奪得本屆「香港金像獎頒獎禮」最佳男主角獎,得不到,他一樣跳蹦蹦,真是變得可愛。

 

/images/0000/2901/paris002.jpg     

「現在明白了嘛!在芸芸十數個男主角中,自己能入前五名,也算是對電影有成績了,怎可以不到?」他還安慰自己:「有獎當然好,畢竟是一剎那的光輝,年年有得提名,但得不到獎也不要緊,也有五分一光榮。」

 

他居然提起「一剎那的光輝」,令人馬上想到,這句話究竟對他的衝擊有多大?「別特別標榜這句話出來,這句話是對的,說明了一個真理。不帶針對性,我也不會介意,好用,便多用一下而已。」

 

 

不為虛榮

 

張國榮要拍戲奪獎,看來非要找一部藝術片去演不可,如果拍商業片,始終會剝奪得獎機。「今年年頭,為了幫許冠傑,也為了滿足一下,証明自己是『紅』的,有實力才有資格拍賀歲片,便答應拍《最佳拍檔》第三集,以後也不拍了,連那點虛榮感也消失了!」

 

他要找有水準的才拍?我禁不住問,怎樣才算是有水準?」「知道的,可以感覺得到,整組合作人員的名單一出,便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他一度想拍許鞍華執導的電影,本來,就有過一部描寫男同性戀心態的《霸王別姬》,李碧華便找過他,可惜,礙於公司不放人,張國榮難以達成心願。「現在只想拍許鞍華的戲,由林青霞當女主角,那便滿足透了!」原來,張國榮一直是林青霞的影迷:「她有氣質,又長得美,盡管有人指她年紀稍大了,和我演情侶不知有何效果。但是,近年香港的男性都能接受年紀較自己大的女性,『畸戀』、『苦戀』,我與林青霞拍檔,觀眾肯接受的。」

 

 

不辭勞苦

 

都說與阿姐級女明星拍檔不好辦事,張國榮雖然不敢認同這個講法,但也明白,一件事的成功,的確要好多人合作、體諒才能搞好。

 

就如今次赴巴黎拍攝《日落巴黎》特輯,本來張國榮對於能親自籌備這件工作,是感到相當興奮的,可惜在拍攝過程中便發生不開心事。

 

兩位阿姐鍾楚紅與張曼玉回港後指無線刻薄,張國榮身為中間人,地位便變得尷尬。

     /images/0000/2897/paris.jpg

 

「我今次也要為無線伸寃。想想,一組十多人的外景隊,如果每天住在四千多元一間的客房,怕房租也要百萬,這是不可能的事,有這筆錢,再加一部分已能拍電影了。」張國榮認為,無線安排的雖非第一流大酒店,但總算有獨立之浴厠,又乾淨舒適:「如果次次去也有這種待遇,我也肯再去。她們不熟悉電視製作才會怨,無線雖然有錢,但有錢不代表肯花,今次算是過得人、過得自己。」

 

對於張曼玉指工作辛勞一事,張國榮也有話說。「瑪姬的確是一下機便拍攝,但有什麼辦法,她只能給我們四日期,不拍完,根本找不到時間補戲,也只能辛苦她。」

 

 

不會轉行

 

既然如此,張國榮可會再拍第二次?「不會,起碼短期內也不會有此安排,你也知道,我要做導演,目前正在向這方面努力學習。」張國榮一直發導演夢,不過,他從沒有想過轉行做導演。

 

/images/0000/2899/paris001.jpg    

「挨了這麼多年才能有六白金的唱片銷量,我怎能輕易言休。何況,也只有灌唱片,才能找到最大的滿足感,以後一年我會出一至兩張唱片,而且不限於唱情歌,隨著《沉默是金》,我會考慮唱一些社會性歌曲。」怎樣才算是「社會性歌曲」,如許冠傑在演唱會中穿起軍裝唱民族歌曲?「這只是一種形式,我想唱的,是與普羅大眾有關的曲子,看來會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胭脂扣》為梅艷芳帶來了更大的名氣,張國榮雖似配角多於主角,但總算是戲中功臣,為了幫好友,今次他是不計薪酬、戲份的。既然有了好的開始,我問張國榮,以後可會多拍一部類似《胭脂扣》的電影?「有可能,只要有人找,戲份又平均,我一定肯拍,但不能再是『客串』形式,做『串星』,始終難取得更佳成績的。」張國榮說。

 

明報



LeslieCheungCyberworld © 2014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