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徒

 

一套30分鐘的反吸煙短片,沒有教條式的大道理,很生活化,很有把握地把人生某一階段心態上的轉變暢順的展示出來

 

《煙飛煙滅》,開宗明義是反吸煙,大前提已說得很清楚﹝很少電影會這樣表明立場﹞,因此這部戲一開始已有很大的框框罩著,在處理上會較難掌握。需要考慮的是,第一,如何不令它變成教條;第二,如何交代一個得體的故事。一套30分鐘的短片要有內容,同時又能令人細味是很難做到的。

 

短片分戲劇與自白兩部分。前面的戲劇部份只有半小時,看完之後,我覺得創作人很聰明,第一,他偏離了教條,完全非說教式;第二,把要說的或者心底話全部放在片後的自白部分,利用明星效應把反吸煙的訊息帶出來。而自白的部分都是很開放的,不是千篇一律地選取不吸煙或反吸煙的例子。同時,例子是很真實的。

 

要擺脫教條是目標,但能夠把不同的「聲音」放在片中,充分顯示出創作人的胸襟:尊重成年人的選擇,吸煙習慣是好是壞,就讓他們去承受結果好了。我最欣賞的是,哥哥他不吸煙是沒有什麼特別理由,只是人生去到某一個階段想作出轉變,不想吸煙就不吸煙,無須說出一大套道理來,純粹是心境上的轉變,心態的轉變充滿整部短片。

 

導演處理這部戲在技法上是四平八穩的,有些技巧用得非常巧妙,觀眾會覺得很順,很有娛樂性,有些則不覺地運用了,卻又能帶出效果,這便是導演的功力。

 

故事的上半部是講唱片界的,到哥哥和阿梅的兒子患癌後,下半部劇情急轉直下。導演用了很多技巧把戲中各部份分開。例如在第一段葉德嫻出場的時候,是故意玩不in screen,只看到她的背影和聲音。這個處理手法是很聰明的,巧妙之處是當葉德嫻的聲音出了之後,就緊接著那些煽情的戲:他們的兒子嘔吐,父母擔心的場面,然後一個wide shot。其實導演是可以推近鏡,然後來個七情上面和聲淚俱下來表達悲傷,不過哥哥故意避開煽情,只是用音樂帶過便算。

 

第二段,故事由happy mood轉變到sad mood,他利用莫文蔚和王力宏的愛情線——愛情來了,來一個新的開始,再引出莫文蔚的歌曲<吸煙不吸煙>作為背景音樂,然後哥哥一家人出外遊玩;這場外景用得很好,巧妙地間開後半部不開心的部分,因為中間已經沒有甚麼需要交代,這些mood是用得很好。

 

末段那場墓景亦是很難處理的:第一是拍攝的人多,第二是拍攝外景,第三就是這場是極盡煽情的戲。這場戲是可以拍得很老套,但導演處理得乾淨利落,當劇情完全表達到就收手,是導演處理場面的信心。可以看出,每個場面導演都是well planned,是胸有成竹地去連貫每一個場面,而且每一場也能玩出一些花款。

 

為免說教,借用醫生的嘴巴把訊息說出,利用過場音樂,將煽情的地方避開,導演的功力可見。導演另一聰明的地方是,在這個前提下,寫了一個自己可以handle的故事,那是一個願意和他人交流的故事,不是天馬行空。我相信張國榮在參與創作部份時有考慮到這一點,故事不難拍,還可以在很多細微的地方引伸開去。

 

選一個小朋友因父母吸煙而離世不是太高明的故事,但高明的地方在於導演加了另一條線——王力宏和莫文蔚的戲,於是整體故事可以平衡而走,一邊是一對情侶戀情的開始,另一邊是一對夫婦的苦果,在結構上是很平衡,也想得很仔細。部分細節也頗具趣味性,如:王力宏和莫文蔚的相處是很insuper model也是自己化妝及新人在演唱會吃豬皮魚蛋等細節,圈中人看了也會會心微笑,在構思上得到很多分。

 

始終張國榮是一個新導演,他找到一個自己可駕馭的劇本,拍得舒服而又可以玩很多技巧,他玩外景、玩車、玩wide shot、玩推鏡,其實很多擺鏡位、度劇本、甚至每場戲怎樣開始他都想得很清楚。第一場戲,阿梅吸煙的嘴拉wide,由blur到清;第二場,張國榮出場了,由鎂光燈一閃開場,導演的判斷力很準確。出來的效果不錯。

 

此外,我特別要讚的一場戲是小朋友在手術室裡急救,哥哥和阿梅在玻璃窗之外,鏡頭在手術室內影出去,近鏡是醫生正在搶救小朋友,遠鏡是兩夫婦悲傷的情境,然後阿梅就暈倒。如何放鏡頭就是處理這場戲的奧妙之處;如果將鏡頭放在手術室外面,兩夫婦嚎啕大哭的場面將會是很恐怖。但是導演選擇了用無聲去表達悲傷,無法用聲音表達的悲傷才是最傷痛、最可怕的,我相信這點導演是很清楚,所以我說他很聰明和成竹在胸。

 

哥哥的初次執導,對我來說是有點驚喜。整部作品拍得很好,因為此片的命題真的很難拍,要不教化、不沉悶,正如哥哥說有很多醫生提供了不少意見,有些給採用了,有些他沒用上,因為如果把醫生所說的全放在戲內,一定很悶,會變成一套紀錄片。我知張國榮是做過很多research,他高明的地方是,他懂得把資料篩選,甚麼資料要剔除,甚麼資料要留下,這很重要;甚麼人站甚麼位、鏡頭怎樣擺放,全是他的篩選,到甚麼位要讓感情爆發出來,如在醫院內哭,一次就夠了。

 

張國榮這次自編、自導、自演是很有難度的,尤其是走景那麼密,每一個鏡頭都要重新去編排、set燈,拍的前一日,他還要到取景地方做research。還有一個credit是,要表現一個小朋友患癌,可以如何表達呢?他用了替小朋友掃背,慢慢發現了兒子背上有瘀痕,當中包含了一個父子情在內。這個research,用得非常好,很生活化,很有把握很準確地present出來。

 

文字記錄

摘自香港電台「娛樂滿天星」節目 (2000)

 



LeslieCheungCyberworld © 2014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