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追憶張國榮的藝術生命研討會系列之二(15) (節錄)
北京新浪網 (2006-03-30)

 

 

《煙飛煙滅》是通過兩條線去把這個簡單的故事講出來。這裡說的兩條線包括了兩個意義,第一個意義是對這個片子來說,它分開前面一個獨立的故事和後面一個採訪,獨立的故事跟採訪之間用漸入漸出來作轉承。他要告訴你們這兩個類別是分開的,但對整部片來說它們卻是連在一起的。第二個意義是獨立部份的故事,亦是分兩條線的,一條主線是張國榮、梅艷芳和那小孩子;還有一條相對的主線是莫文蔚和王力宏。他通過兩條線相輔相承來做承接,譬如說片子內容的承接,整個旋律的承接,而且豐富了本身的故事性。

 

雖然單單從這個短片,我們不能定論張國榮作為一個長片的導演會是怎樣,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張國榮作為一個導演他本身的素質、以及他通過影像語言去表達的功力。

 

 

《煙飛煙滅》影像分析

 

我們首先看四段《煙飛煙滅》的片段,然後來分析,哥哥作為一個導演在其中所用的一些技巧以及影像表達方式。

 

剛才看到的是片子的開始部份,從梅艷芳在抽煙的嘴,然後慢慢地拉開鏡頭來展現梅艷芳的整個身體形態。假如片子一開始就見到梅艷芳在罵人,可能會直接在辦公室外面放部機拍進去,但是他現在直接以一個正面的鏡頭來做,為下面的鏡頭作了一個順暢簡單的轉接,並且亦開門見山地點明了主題。

 

第二個要分析的是梅豔芳跟莫文蔚在哥哥家裡那段,其實前面的幾場戲是梅艷芳解決了一些難題,然後大家都很開心出去旅遊,莫文蔚跟王力宏的愛情也在起步的狀態,梅艷芳作為經理人同意了藝人談戀愛,是一個非常 happy 的旋律。這場戲便是從一個頂峰的happy 旋律,向下轉為低潮的悲傷旋律。如果簡單直接從一個開心轉到悲傷,可能會有唐突的感覺,大家首先看到那個小孩子以側面和背面入鏡,你是看不到他有甚麼問題,只見他掩著鼻子喊:爹地、媽咪,然後接下去一個停頓,停頓完了就是慌張的腳步聲。對觀眾來說,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見到他們焦急那種狀態,從而挑起了觀眾的慾望,想知道發生了甚麼,到鏡頭內的廚房場景,只見王力宏很慌張跑進來開冰箱拿東西,然後待王力宏跑出去,觀眾看見了小孩子應該是流鼻血。他以觀眾等待的過程而很順暢地從一個很開心的施律轉接到下一個悲傷的旋律,讓觀眾的心理過渡不會覺得很突然。他在觀眾的心中設計了一個慾望,通過這樣一個慾望來作為故事發展的一個承接,將完全不同的兩個故事旋律非常自然地過渡。

 



LeslieCheungCyberworld © 2014 , All Rights Reserved